郑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读聂绀弩传容易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5日    点击:[0]人次

作者:北塔

刘保昌先生这几年致力于关于现代文化名人的传记写作,2007年5月,出版《戴望舒传》之后,过了半年多,又亮出了更加有分量和价值的《聂绀弩传》。这两本书都做得相当大气而精致,真让同道中人如我者艳羡。

1980年代中期我曾读过不少聂绀弩的诗文,但对他的了解程度和兴趣一直是成反比的,后来连兴趣也渐渐淡化了,这部《聂绀弩传》为我们得以全面客观地了解聂绀弩。聂氏其人其文,不仅是文学史的案例,同时也是政治运动史、思想史和学术史的佐证。因此,我拿到手后,不仅自己立即放弃手头其它的写作,一气读完,还向朋友们推荐此书。聂氏是那种让读者越了解越想了解的人,这样的读者不在少数。

诚然,聂绀弩是那种并不享有大众名声的名人,又是一个从经历到文字都极为复杂的“怪人”;可能正是因此,为他撰写和出版传记,有点难。1987年,聂绀弩安静地离开人世一年之后,四川人民出版社及时推出了周健强写作的《聂绀弩传》。1980年代中期,至少在文艺界,聂绀弩的名声如日中天,其实并不算“寂寞”,况且热闹也不是他的追求。斯人寂寞,确切地说,是在他亡殁之后。在我的不宽不窄的阅读视野里,自从1986年之后,出版的聂氏著作,只有“诗全编”和“全集”;而任何这类求“全”的出版物,都不具备大众性,往往高升为出版者的业绩和研究者的资料。周健强是聂绀弩的侄女,确切地说,是聂的夫人周颖的亲侄女。严格意义上说,她写的《聂绀弩传》只是聂绀弩的一份史料;最关键的是,写作中多有“为尊者讳”之处。作为亲戚之书,这也有情可原。

我倾向于把亲朋写的传记跟传主本人写的自传、回忆录都归入传记资料的范畴,即为学者写的真正传记做的铺垫和准备。因为他们离传主的距离太近,亲近会导致亲昵,亲昵会导致热爱,而热爱使人盲目、迷信,导致对传主的仰视和膜拜,写出来的东西必然是隐恶扬善、歌功颂德。当然,传记作者与传主的距离也不能远了。如果他对传主没什么兴趣,首先可能不会去写,其次可能不会认真去写,再其次,他很难设身处地地去为传主考虑当时的语境和压力,有些判断就会过于主观。他对传主必须有兴趣,甚至要有浓厚的兴趣;当然,这兴趣可以出于好玩,但必须归于研究。研究传主的最大前提是去平视他,基本方法是把他的自说自话和别人关于他的言论捉置一处,让他们相互辩驳,最后作者要有自己的判断,如老吏断案,不能模棱两可,而要斩钉截铁。实在断不了时,要存疑,而且要声明。

保昌与聂绀弩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他们都是“九头鸟”,都是中共党员,都具有文人本色。但是,两人非亲非故,辈分差得也远,聂的同辈即牵扯到的当事人大多数已经故去,在他死后的那二十年里,本来不便公开的许多史料也通过不同的渠道公之于众了。保昌又有学者的理性和冷静,能适当放言,也能适可而止。他对那些史料没有偏见或先入之见,而是进行了辨证而高明的选取和剪裁。

作为鲁迅的弟子,聂也够能骂人的;他是情绪性很强的人,对同辈文人如沈从文、周扬、施蛰存、梅兰芳甚至好友胡风都有恶语相加的时候,但他是那种嫉恶如仇又不记仇的人;所以,深知他这德性的人如胡风最终能跟他“相见一笑泯恩仇”。舒芜曾在胡风倒霉时拿出聂与自己的通信,揭发他与胡风狼狈为奸的亲密关系,从而使他的处境一步步恶化,直至被判处无期徒刑。舒这样做的动机也许是为了保全自己,其根源也许是胆小怕事;但客观效果上是害人不轻,所以使很多人鄙夷。但聂最后居然原谅了舒,认为那是时代环境造成的,舒至少不用负主要。他不是是非不明,也不是菩萨心肠,而是想得更深,看得更透。

已经是今年来少有的案例 从某种角度可以说,这是关于聂绀弩的第一部真正的传记。如果本书能附一份聂绀弩的年谱就更好了。由于全书没有一条注解,这种看似不太学术的写法使全书文气更加顺畅;尽管作者所用材料主要出处大部分在行文中有所交代,但是,如果在《聂绀弩著作目录》之外,再附录一份“主要研究资料目录”就更显完备了。最后我想说,这书带有画传性质,里面用了许多图片;当然,有些图片还可以再精挑细选,因为它们与文字未必吻合,如第71页有蒋氏父子的合影,蒋经国俨然中年矣,而此页文字说的是他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时的情形,不到二十岁。

(实习:马妍)

石家庄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南宁妇科哪家好
乌鲁木齐盆腔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