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嫡女邪妃第三十章丰厚封赏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嫡女邪妃 第三十章 丰厚封赏

众人听沐纤离说完,细细一想这抄写也只是大户人家的女子犯了过错,才会被罚抄经书的。开始他们还为皇后招二小姐进宫抄写经书而替她高兴,现在一想却觉得二小姐实在是有些可怜。二小姐又没犯过错,皇后娘娘干嘛让二小姐抄经书,给二小姐罪受啊!或者,这二小姐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什么有损德行的事情也未曾可知。

沐纤雪见下人们还有沐景灵和柳之敬看自己的眼神变了,眼神之中都充满了同情之色。沐纤雪袖中的帕子,都快被她绞烂了。这个该死的沐纤离,皇后娘娘本是看重她才让她进宫抄经书。可如今经沐纤离这么一说的,倒是成了皇后娘娘有意罚她,给她找罪受了。

难不成皇后姑姑让她去抄经书,也只是想给她找罪受而已?沐纤雪自己也开始怀疑了。

沐景灵看着沐纤雪道:“既然皇后姑姑招了你抄经书,你便去好好的抄吧!”

沐景凌说完便与柳之敬朝将军府深处走去,沐纤雪在下人们同情的目光下,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镇国将军府的大门。

沐纤离直接回了自己的秋梨院,一进院子便见柳心在晾晒衣服。而那衣服一看便是新的,并不是她衣柜中有的款式和颜色。

“小姐回来了,”柳心一边问候着,一边扯了扯晾好的衣服。

“嗯,这衣服哪里来的?”沐纤离走近了些仔细的看了看两套衣服,朝柳心问道。

这衣服一蓝一青,都是窄袖的衣衫。衣衫虽然长至脚踝,但是却也无襦裙搭配。下身搭配的好像是裤子,她看见绳子上还晾了两条同色系的裤子。

“今日我拿小姐给我的图纸去做衣裳,那老板觉得那衣裳款式十分新颖,便想要买下那图纸,让他们店里也能做那衣服卖。那图纸是小姐画的,奴婢做不得主,便让他先给咱们做出那图纸上的衣服来。那老板应下了也不收做衣裳的钱,让奴婢回来问问小姐能不能把那图纸卖给他再说。末了还非要送奴婢两身衣服,我想着小姐近日瞧着那柜子里的衣衫都一脸厌弃,估摸都穿厌了。便按着小姐现在的喜好,挑了两身偏男风的衣裳。”柳心把近日订做衣裳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心中也十分佩服自家小姐。不过就随手画了几套衣服的图样来便能卖钱,她家小姐真厉害。

沐纤离十分满意的点着头道:“这衣裳挑的不错,”是她喜欢的风格。

“你看那老板若是开得价钱实在,便卖给他吧!有钱不赚是傻子。”既然那人家愿意出钱买那几张纸,她自然没有守着那几张纸不卖的道理。而且就算她不卖那图纸,而且那图纸都已经给他们看过了,那老板也保不齐,会直接做出那样的衣裳来卖。

“那奴婢现在就去,”柳心说着扯下自己挽在手肘处的袖子,便要马上出府。

沐纤离拦住柳心道:“此事不急,等到去取衣裳的时候再谈也不迟。”

“为什么呀?”柳心不解,不是都说这打铁要趁热,这赚钱自然是要趁早啦!

这丫头真是个急性子,沐纤离好笑的看着柳心道:“你若现在急急忙忙的赶过去说要卖那图纸,人家只当你缺钱急着卖那图纸呢!先“面临转型升级晾他几日,让他以为咱们无心卖那图纸,也不在意那点儿钱,倒时候他出的价钱才会高。”

“哦”柳心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一本正经的看着沐纤离道:“小姐你不去做奸商真的是可惜了。”

沐纤离伸手敲了敲柳心的脑门儿道:“你这丫头,竟敢取笑起小姐来了。”

柳心捂着头忙笑着道:“奴婢再也不敢了,请小姐手下留情。”

沐景凌同柳之敬先是在自己院中商量了一下,对于要地种田做了一下具体的规划,随后便一起去书房找了沐擎苍。

沐擎苍听了沐景灵与柳之敬要地种田的具体实施方案,还有对我军将士的好处后,最后决定若是明日若是实在是要不下来粮便要地。

“这法子是你们谁想出来的?”沐擎苍看着柳之敬同沐景凌问道,沐擎苍想这柳之遭遇二连败。赛后比赛双方都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敬脑子灵活足智多谋,这法子是他想出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沐景凌如实答道:“父亲,这法子是小妹想出来的。”

沐擎苍一听便笑道:“这丫头想的这法子极好,国不养无用之兵,现在无战事咱们手下这些兵自然成了无用之兵。自给自足,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沐擎苍很是欣慰,同时也在感叹,自己以前怎么未曾发现自己女儿的这些优点呢!

再说这沐纤雪进了宫,皇后与她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便找了一垛厚厚的经书让沐纤雪抄写。

看着那些经书沐纤雪懵了,这么多经书抄两天她都不见得能抄的完。

皇后姑姑还与她说,这经书要连着抄写不停,佛祖才能感受得到她的诚心。沐纤雪气的差点没扔毛笔,这不是要让她熬夜抄书的节奏吗?不过沐纤雪还是装作十分听话懂事儿的应下了,当然她也是不敢拒绝的。

皇后让人备了差茶点在皇后宫里的小佛堂里,让沐纤雪在小佛堂里抄书。

有时候写一些与站无关的软文也能起到不错效果。本文由tutu001原创

夜里沐纤雪抄的手快抽筋儿了,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她困得不行好想眯一会儿,可是她不敢在她抄写经书的时候,都有两个宫女在佛堂里轮流守着她。她抄写完一本,那宫女便直接烧给佛祖。

这一夜皇后躺在凤床上睡得特别的踏实,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有人在为她抄写经书祈福,就没再做那怪梦。

原来这沐玉华这几日一直都被噩梦缠身,每晚都梦到那些已经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的人。她被她们纠缠,被她们撕扯,夜夜都被吓醒。有宫女说若是有血缘的后辈诚心抄写经书祈福,抄写后再烧给佛祖,佛祖保佑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便近不了她的身。

太子是她的心肝宝贝,她自然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辛苦抄写经书了。那沐景凌虽然是她的侄儿,但是终究是外男不好待在宫中。那沐纤离就更不用说了,指望她抄写经书,只怕到时候佛祖会怪罪下来,她更好不了。想来想去只有这温柔善良,有听话懂事的沐纤雪最合适,于是便召了沐纤雪进宫抄写经书。

翌日

因为今日沐景凌要上朝,沐纤离便自己到将军府的练武场练功夫。

沐家的府兵们,自己练着功夫却也在偷偷的打量着沐纤离。

“你们知道吗?这大小姐,昨日打败了陈校尉。”一个府兵把自己军营里当差的兄弟告诉自己的消息,告诉了大家。

“那个力大如牛,曾经打死过老虎的陈虎?”

“嗯嗯”那府兵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我不信。”

“我也不信,这大小姐什么实力,咱们还不知道吗?若是她能打败陈虎,咱们能捆她那么多次吗?”

大家都不相信,都觉得那府兵是在胡说。

那府兵见同伴不相信又道:“这是真的,我可没骗你。不信你们下午去军营自己问问,现在整个沐家军都在传呢!”

那些府兵见他也不像说谎的样子,便对他道:“你去跟大小姐过过招,若是大小姐打败了你,我们就相信。”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m.

西宁哪医院白癜风好
福州阳痿治疗哪家好
石家庄阳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