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西甲

将门毒女第一百零九章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将门毒女 第一百零九章

路岐凛在安青云的身上所花的心血用了不少,几乎是把这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安青云的身上,如果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全部都从头开始,他压根就没有机会再如同现在这个时候这样了。路岐南那xiao子已经从乌疆来到了越国,那姿态也已经完全是要将他捉拿回族里,上一次他已经下了这样的重手,若是下一次,路岐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同胞兄弟会不会就那样狠绝地将自己给诛杀在这里了。

而且,路岐凛觉得这个可能性也委实是高的有些可怕,毕竟像是他这样犯下这样大的我汗水和你一样多。罪行的人,就算是真的被诛杀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的,更何况路岐南还是乌疆一族的族长,掌管着一族的生杀大权,他动手根本就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路岐凛自然是不想死的,而且就算是路岐南是真的饶过自己一命,他也不认为这下半生还有什么可指望的,他那个弟弟只怕是会这样的礼物再好不过了。将他囚禁在禁地之中一辈子。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路岐凛当然是不愿意自己这一辈子就那样窝囊的死去,他宁愿是死在别的地方也不乐意被囚禁在哪里一辈子,那种地方哪里是人能够呆着的地方。

当然,就算是他真的是要死,他也不会就那样便宜了自己的弟弟,他所要的并非是只有素问的血罢了,更多的,只要素问一死,自己那弟弟必定是会伤心的,只要他会难受,路岐凛就觉得自己心中十分的舒爽,而且,他还知道,自己那个弟弟对于素问是十分的看重,不但是将乌疆之中的那些个几乎已经是快要失传的药物给素问用了,那些个药物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而且饮下了那些个药物之后便是能够让她从此之后不再被乌疆之中的人以咒术控制。而路岐凛还知道自己的弟弟在那些个药物之中还拿了自己的鲜血作为引子,或许素问是不知道那些个鲜血可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但是路岐凛却是清楚无比。乌疆族长在族中那是十分的受尊重的,所以在路岐南被选定为族长的时候,他所服食下不少乌疆的珍品,所以他的鲜血也可算是弥足珍贵,而路岐南在那些个药物之中加上了自己的鲜血,那是乌疆最古老的咒术,只要素问服用下那搀和下了族长之血的药物,那就同路岐南之间有了一种牵连。自己那个愚蠢的弟弟竟然对着素问下了同心咒,却又下的不是死咒。若是两人同时饮下掺杂了彼此鲜血的药物,那就成了死咒,从此之后同心同命,素问这一辈子只能是留在路岐南的身边寸步不离,也不会再看上别的男子。而且若是一方死亡,另外一人也会应咒,无疾而终。

但自己那蠢弟弟却是没有那么坐,路岐凛十分的惋惜,若是是个死咒,他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拿回那些个属于他的东西了,可惜却不是一个死咒,不过路岐凛也觉得虽然不是死咒,却对他也是十分的有力,饮用下路岐南鲜血的素问除非是被人砍下了脑袋,否则受了再重的伤也是会留下一口气等着人救治,而换取这一切的代价那就是,路岐南同样也是会受伤惨重。

这种咒术根本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路岐凛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谁会是像他弟弟这般的愚蠢,竟然会为一个女子做到这样程度,而且路岐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看上了素问什么,明明这以前的时候这看到的也不过就是画像罢了,路岐凛觉得这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些个画像而喜欢上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那个时候也不过就是第一次见而已,何必做到这样的程度。所以路岐凛才觉得自己那个弟弟实在是傻透了。

不过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傻人,现在才给了他可乘之机。

路岐凛几乎已经是到了素问的面前,但他这还没有接触到素问的衣角,便是已经有人落到素问的身边,而且这人不是只有一个而是三个。

这三人一个白衣如雪,一个红衣如画,还有一人则是穿着一身寻常的黑衣,只是袖口衣摆绣着一些个奇异的图案,一看就知道不是越国会有的,而他的脸上带着金属面具,遮挡住了整一张脸看不出到底是生的怎么样的模样。、

容辞看着这突然之间出现的两个人,魔尊容辞是认识的,不,说是认识其实也不是那么的正确,正确地说容辞只是见过魔尊罢了却是从未同魔尊说过任何话的,而魔尊这人也十分的高傲,自然也不是会随意地同人交谈的人。至少在那从姜国到无双之间这一段长长的时日之中,容辞是从来都没有同魔尊交谈过一声的,而魔尊也同样也没有同他们交谈过,并非是容辞不愿意同魔尊交谈,而是魔尊看人的时候那是半點温度都不带,而且这神情之中也是有着一种高傲的成分在其中,并不愿同他们交谈一般,所以容辞即便是想要讨好也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做的。

魔尊是素问的师父,这一點容辞当然清楚无比,但是在看到另外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容辞有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那感觉有些古怪,一种突然涌出的危机感,总觉得眼前这人并非是一个普通的人。容辞觉得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一个人,似乎并非只是凑巧而已,更或者是,同素问有什么牵连。

不由自主地,容辞倒是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传言之中的,自己却还是没有见过的人,应该不会是他吧?

那人的速度似乎比容渊还要快上几分,抢在容渊的前头将原本那人袭向素问的手这一挡一回之间不过几个回合,只听见这“咔嚓”一声,那人甚至还来不及将自己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安青云给丢下,那手就已经被生生地折断了。那人倒也十分的硬气,倒也没有喊出一声的惨叫,只是低低地闷哼了一声,那一声闷哼之中蕴藏了不少的痛苦之色。

而安青云被他狠狠地丢在地上,他那一只手一得空,便是想要再袭上来,但是魔尊在旁,又怎么可能会让路岐凛得手,魔尊这手微微一扬,并没有触碰到路岐凛分毫,而路岐凛却像是中了一掌一般整个人飞出了一些,这落地的时候并没有狠这种校服很便宜狠地摔在了地上,而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膝盖磕到地上的时候,发出一声声响,那声音哪怕不是习武之人也已经能够听得出来这膝盖骨只怕已经是因为刚刚那一声撞击膝盖多半已经是碎裂了,只怕已经是再也站不起来了,而那手已经冻结成冰。

那些个大臣也已经忘记了叱问这两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出现在这皇宫内院之中,还有那些个护卫也已经被这样的场景给震惊到了,他们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是保卫皇宫之中的那些个人。而眼前这两个人也有可能会是刺客。

不过,护卫们也可算是十分的清楚,这两个人就算是真的是刺客他们也是完全没有半點的办法,这两人的功夫实在是太高了,尤其是那一头白发如同神仙一般的人物,刚刚那碰都没有碰到就已经是有这样的作为,这要是被他击中一掌,那到时候还真的不知道是会怎么样的情况。

“胆子倒是挺肥的!”

魔尊轻笑了一声,他看着那一脸痛苦之色的路岐凛,觉得这xiao子也可以算是一个人物,承接了他刚刚那一掌的掌气,如今已经膝盖俱裂,而手臂也已经被他完全冻结住只要他这手微微一动,那一条手臂就能完全成为粉末。

魔尊这话是对着路岐凛和安青云两个人说的,也不知道是在说着,路岐凛一人还是连带着安青云也一并说了,路岐凛也一句未说,现在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已,既然他都已经被逮住了,现在再说那些个话也已经是完全没有意思了。

“左右不过就是一个死字,废话那么多作甚!”路岐凛抬眼看向路岐南,“路岐南,你动手就是了。”

“这么简单就让你死了,这未免也太便宜你了!”素问上前了两步,她看着路岐凛,“你是怎么进宫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今这个地步的,至少安青云的再度为官是和你脱离不了关系的吧?”

素问一直都在猜想着这皇宫之中必定是会有路岐凛的同党,所以这才冒险进了皇宫之中,路岐凛既然是将安青云视为药人,花了那么多心血才到如今这种地步,所以一旦安青云在皇宫之中发狂,也肯定会有人帮着安青云的。当然这也不过就是素问的猜测而已,但既然是怀疑着,素问就想着去证实一下,却不想在这皇宫之中隐藏着的竟然就是路岐凛然后一连串不断的要做抉脑瘫儿童康复训练择。

而素问也没有想到魔尊和路岐南会突然之间出现,也许他们两人也在这皇宫之中蛰伏许久了吧。

“你想知道?”路岐凛看向素问,那脸上的笑容带了几分的诡异,“那就同我一起下地狱吧,我就告诉你!”

------题外话------

请叫我阳痿君……嘤嘤嘤嘤,卡着出不来是怎么回事啊,暴走……

呼伦贝尔白癜风最好医院
药物会损伤肝肾功能吗
银川治疗盆腔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