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第一百零九章拾风归来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一百零九章 拾风归来

蓝浅月却是没有觉出什么不妥,很自然的尝了口面前的那盘金枣蜜南瓜,然后眼睛便眯成了一条缝隙,很是享受的转头对着白逸成点头道:“这个好吃!”

白逸成咧了咧嘴,终于还是没能说出些什么,然后挽起袖子,抬手端起了那盘金枣蜜南瓜。

桌上众人全都一脸期待的看着白逸成,还以为他会将那盘子东西整个都呼在那宇文轩脸上呢,却不想,妖王大人也是很绅士的,并没有打算在自家娘子面前使用暴力。只见他一手端着盘子,另一只手则是用自己的筷子去夹那盘子里的东西,仔细的喂给蓝浅月吃。

众人看得泄气,又转回头去看宇文轩的反应,期待着他能有更深程度的作死表现。

宇文轩不负众望,只见他冲着白逸成一瞪眼,然后起身小心的盛了一碗青笋汤放到蓝浅月面前,笑得比以往更贱了:“蓝姑娘,早上吃太多甜的东西会腻的,来,喝点汤清清口。”说着,还拿起自己的勺子舀了一勺,然后送到蓝浅月眼前。

“呵!”桌上其他人看得是齐齐吸了口凉气,越发佩服那宇文轩的勇气了。当着人家相公儿子的面,这货就敢如此嚣张,果然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他炼药方面的极佳天赋,就定会在其他方面让他有所不足,比如:分不清示好与拉仇恨的区别!

彩儿早就看不下去了,这货竟敢在她心爱的妖王大人面前如此放肆!还公然调戏正王妃!彩儿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坐直身子,伸了伸放在桌下面的手指,只等妖王大人一声令下。彩儿的巴掌就会轮过去!

展漠凡觉得彩儿就快要控制不住想要揍人了,生怕她一个冲动在这炼药堂中弄出人命来,然后再被这两大堂主发现她有妖力,那可就奖金各 100元遭了,忙起身拉着彩儿离开。

彩儿见展漠凡一脸神秘的样子,不知道他要干麻,便跟了出去。展漠凡站在外面费劲唇舌的给彩儿分析了一下当前形势,要她心里不痛快就打自己好了,千万不要对炼药堂的人动手。会坏了白逸成的大事。

彩儿听了,觉得有理,然后,便满足了展漠凡的要求。

饭堂之内。蓝浅月正盯着那宇文轩送到自己嘴边的勺子有些发愣。不明白宇文轩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影响到精神力?

可她又突然发现,眼前的勺子空了。原来,在一旁看了半天的蓝小尘,也看不下去了,小身子一跃跳到了饭桌之上,然后一口吞了那勺子里的汤,砸吧砸吧两下小嘴。哼唧道:“娘亲只能让爹爹喂,你喂我好了!”

白逸成感动得都快哭了。抱起蓝小尘这顿揉,果然是亲生的。

宇文轩见有这只小团子阻拦,也只好讪讪的坐回到了座位之上,然后对着蓝小尘呲如何使自己的站做得更有特色。究其根本牙咧嘴的做鬼脸。

终于,枫少弦也看不下去了,默默的放下碗筷,然后起身,一把揪住宇文轩的衣领子就往外拖。

“喂,我还没吃完饭呢!哎,臭小子,你快放手!”宇文轩一边吼叫一边挣扎。他一直觉得这个枫少弦只是蓝小尘身边的一个小跟班,虽然想来也不会太简单,应该也有些过人之处,可宇文轩却还是低估了枫少弦的实力。

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能将宇文轩这个成年人给拖了出去。…

此时正是早餐时间,饭堂里的弟子们也不少,可当他们看到宇文轩正被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欺负时,虽然有心想上去帮忙,可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况且,两位堂主都在那儿看着呢看来性别平等做的不错。01.泰国: 56%泰国的红灯区不多说了,他们也揣测不出堂主不出手是什么意思。

木峰与尚凌还能有什么意思!对视一眼,继续吃饭,根本不顾这自家弟子宇文轩的死活儿。没办法,他自己找死,也不是别人能拦得住的。而且,与这枫少弦交手,总比直接被白逸成揍要好得多吧!至少小命是不会丢掉的。

不过,那宇文轩总不会真打不过枫少弦吧!木峰堂主的心中,还是有些打鼓:虽然炼药师就算在战实中,也是以操控为主,根本不适合近战强攻,可那枫少弦只有宇文轩的腰高,他总不会连个屁大的小孩子都对付不了吧!可是,那枫少弦最近好像一直在跟尚凌老头练习打架呢……

木峰微微抬头,拿眼神询问尚凌:枫少弦如今的修为如何?

尚凌想了想,摇了摇头,那意思是:宇文轩够呛能打得过啊!然后又再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吃饭。

外面,彩儿那儿正揍展漠凡呢,突然见枫少弦将那宇文轩从饭堂之内拉了出来,顿觉眼睛一亮,心说:这小家伙还真是越来越对自己的胃口了呢!

而在枫少弦身后,又跟出了不少看热闹的炼药堂弟子,不过那些人都只是远远的看着,没有主动上前来劝架的。

彩儿一边揍展漠凡,一边跟枫少弦打招呼:“来了?”

枫少弦点头:“来了。”然后,也开始动手了。

枫少弦知道这人不是敌人,只是不喜欢他总缠着蓝小尘,就是想教训他一下,便没有将巨剑出鞘,连宝剑,带剑鞘,同比回落0.1个百分点;企业亏损面为15.1%再带着剑鞘上缠着的包裹用的黑布,一起攻向了宇文轩。

起先,宇文轩还仗着自己身高体重上的优势,打了个势均力敌,可慢慢的,就有些招架不住枫少弦的这种疯狂攻势了。

枫少弦从最早进入武堂,到后来拜白逸成为师,再到一直跟随尚凌修习,所修炼的路线,都是以近战强攻为主的。且招式刁钻,力量惊人,让宇文轩不得不忙于四处招架,一时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宇文轩有心想用灵力去招架,可那枫少弦都没有先使用灵力,而且武器都没有出鞘,只当棍子用,那他宇文轩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先用灵力,这样就算是赢了,那日后也会落得个欺负小孩子的名声,虽然宇文轩并不在乎什么名声,可他却不想给蓝浅月留下什么不太好的印象。

宇文轩被那疯狂的攻势逼得步步后退,而别一边,展漠凡也是被彩儿抽得是东躲西藏上下乱窜,不知不觉中,两方的距离竟是越打越近了。

突然,被彩儿一巴掌抽飞的展漠凡直接摔到了宇文轩的身上,而宇文轩此时,正双手握住枫少弦劈来的巨剑,跟他那儿较劲呢!结果,却被展漠凡这样一撞,整个身子都向前倾去,直扑身前的巨剑,外加巨剑后面的枫少弦。

有了上次被宇文轩扑倒在地的经历,枫秒弦一看他又来这一招,慌忙躲开。然后,宇文轩扑空,他身后的展漠凡也失去了重力的支撑,再然后,两人就都翻滚在地,抱着滚到了一起。

两方人马不知怎么的,就打到了一处,越打越乱。而彩儿与枫少弦联手,用的都是近战强攻手段,并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将宇文轩与展漠凡两人夹在中间。…

宇文轩与展漠凡背靠着背,显得都有些喘息,一身尘土,很是狼狈。两个都已经是灵师级程度的男子,竟然让一个小姑娘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逼到如此程度,也真是让人无奈了。

“要不咱们一起用灵力,解决他们两个吧!”宇文轩微微侧头,低声跟背后的展漠凡提议道。

展漠凡却是慌忙阻止:“不行,用了灵力咱俩会死得更惨!”

“怎么可能!”宇文轩不信。

展漠凡没办法和他解释彩儿的事,只好随口敷衍:“你不信算了,自己用灵力试试!想死别拉着我!我也不是头一回被她揍了,比你清除她的实力!”心里却是在叫苦:你若是逼她使用妖力,那咱们俩会都变成她的玩偶的!

宇文轩见展漠凡不像是在开玩笑,便也没敢轻易使用灵力,两人连手,继续战斗,虽然被打得很惨,可在这个漫长的被揍过程中,宇文轩竟是难得的选择了对展漠凡的完全信任,这也算是在共患难中建立起的一种特殊情感吧。

而两人的这种情感,在今后的日子里,竟是慢慢发展成了一种惺惺相惜的纯洁友谊……

而外面这乒乒乓乓的打斗之声,很是清晰的传进了饭堂之内,白逸成这一家三口,就在这有节奏劲爆的背景音乐中,温馨幸福的享用着早餐。

这时,外面有弟子进来禀报,说是大门口处有一男子想要拜见白公子,然后,双手递上了一封拜帖。

木峰与尚凌同时一惊,下意识的就相互看了一眼:上门来拜见银月妖王的?那十有八九也是妖吧!可是,妖族的人不都是喜欢跳墙翻窗么?竟然还有递拜帖的?

白逸成也是好奇,接过拜帖,随口问那弟子:“什么人啊?”

那弟子显然是不太好形容外面那人,咧嘴琢磨半天,这才勉强组织好语言说:“那个人……应该是个男的,头上带着插满了红绿羽毛的金冠,可身上的袍子……恩,又有些像裙子……碎花的……”

那弟子都快形容不下去了,木峰与尚凌也是半张着嘴看着那弟子,不知道他是在形容什么东西。可蓝小尘却是听得眼睛一亮,立即知道了来人是谁,开心的喊了声:“拾风!”说着,便撂下碗筷跑了出去!

很多年以后,这名声响彻全大陆的作死三贱客:拾风,展漠凡,宇文轩三人,终于在今日,首次相聚在一起了。(。)

巢湖白癜风专科医院
西宁前列腺炎
海口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