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厨尊第三十九章难道这就是命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厨尊 第三十九章 难道这就是命?

一片狼藉的酒楼中,老陈顶着一颗红肿的大脑袋悠悠醒转,“哎哟,这是咋回事儿啊这是?”

看着入目杂乱不堪,老陈有点儿愣神儿,习惯性的用手一摸大脑袋,结果疼的他龇牙咧嘴。

“哎哟我啜,老子的头,刚遭洗劫了?”他扭头四处找寻着燕辰的身影,没道理他都被砸晕了,那小子还活蹦乱跳的吧。

“嗯?人呢?我啜,不会也是为了得到他厨艺的人把他劫走了吧?”

老陈四下打量一番没有寻到燕辰的身影,顿时满脸懵。这特么独门秘方还没套到手里呢就被人劫走了?

“那特么意思就是说,老子这一口一个师父叫的倍儿亲热都白叫了?”

“老子这豁出去的老脸都没地儿收了?”

老陈两眼一番又差点儿晕过去,满心的娘希匹不知如何诉说,苦着一张圆脸怀疑起人生。

酒楼老板这时带着几个人探头探脑的溜了进来,满脸的劫后余生长舒一口气。

“几个煞星走了?”酒楼老板巡视一周之后,看着满目狼藉,心疼之色溢于言表。

“什么煞星?”让他对122报警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心生敬意。“他们很有耐心老陈还在懵着,听的酒楼老板这话疑惑的问道。

“哎哟陈师傅,您是不知道啊,就那小子,就是跟您比试的那小子,我给您说啊,他竟然是个通缉犯!哎哟看不出来吧。”

酒楼老板还没开口,一旁的一个跑堂小二倒是抢先吧啦起来,“当时那情形,城主府的慕琦少爷带着两个风雷宗的高手唰的一下就冲了进来,打的那叫一个激烈。”

这跑堂小二正是先前为燕辰二人做实况转播的那人,当真是个被跑堂耽误了的说书天才,一字一句讲的有鼻子有眼儿的,就好像他是亲历者一样。

边说着,他还边走到窗前,探出脑袋向外瞅了瞅,窗外的燕辰依旧在和不断涌来的守城卫军厮杀着,早已血染长巾。

“打的可真血腥啊,慕阳城今天可真热闹,先是荒兽袭城,现在又是与通缉犯厮杀。”那跑堂小二缩了缩脑袋,“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热闹过。”摇头感叹着。

下方阵中,风雷宗二人抄着家伙加入战局,本就受人海阻拦无法使出残影步的燕辰,在接连的攻击中不断受挫,如同一个血人。

慕琦顶着黑青的眼眶立在当场,眼前这局面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只消安静的看戏便好。纵使一个个卫兵在他眼前倒下,一条条生命因为他的一个命令消逝,他亦无动于衷。

只因他出自掌管城主府的慕家,只因他是慕家的慕琦少爷。

这个世界上生命是平等,但这个世界上出身却是不平等。无论是燕辰还是这些守城卫兵,在慕少爷的眼中都是出身卑微的低等人,他们的生命不是生命,而是如同草芥一般,如同蝼蚁一样。

在医院燕辰,只不过是一个敢于屡屡挑衅他的稍微硬实一些的蝼蚁罢了。蝼蚁,依旧还是蝼蚁。

这就是慕琦眼中的世界,是他对生命的认知。

只是看着阵中被打的这么惨的燕辰,叫慕琦如何能够安安静静的看戏?他刚刚才做出突破,现在只觉得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不亲自下场虐杀燕辰,怎叫他平复心中怨恨?

“小子,快来受死!”

慕琦高喊一声,脚下猛地一使劲儿便高高跃起,踩着挡在前边的卫兵肩头几个跳跃,手中那柄铭刻着蓝纹的长剑已透出丝丝寒光,死死的锁定住燕辰的心窝。

“我啜!”

敏锐的感知力让燕辰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慕琦的动作,心中怒骂一句,慌忙几刀砍翻围在周边的几个卫兵,电光火石之间计算出慕琦的攻击路线,下意识就要做出规避动作。

一旁的风雷宗二人又岂是吃素的?两人对视一眼,同门之间的默契瞬间显露无疑,只消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砰……”

“刺啦……”

一棍一剑悄然而至,制止住他规避动作的同时又在他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再添新伤,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只那一瞬间,慕琦手中的长剑便直直的穿透他的身体。

“噗……”

一口滚烫的鲜血从燕辰口中喷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那一霎间好像时间都静止了一般,他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一柄铭刻着蓝纹的长剑深深的刺入胸腔,从背后穿出,剑柄紧紧的抵在胸口。

若不是在最紧要的那一刻,他微微偏转了一下身体,避开了心脏的要害之处,只怕现在他已经断了气儿。

慕琦紧紧握住手中没入燕辰身体的长剑,脸上狞笑着,一种酣畅的感觉自心头油然而生,兴奋的他扬天放声长笑。

笑完之后猛地一低头,面部扭曲的看着燕辰,就连双目都蒙上了一层嗜血的赤红,“燕辰,这下我看你还不死。”

边说着,他还边缓缓转动着手中的剑柄,痛的燕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我,去你,太姥,姥的……”吃痛的燕辰双手紧紧抓住剑柄,额头上的青筋条条鼓起如同虬龙盘绕,断断续续吐出这几个字之后猛地抬脚踹向慕琦。

猝不及防的慕琦被这一脚蹬出几步远,“刺啦”一声,长剑也被带了出来。痛的燕辰再一次吐出鲜血。

“奶奶的,老子还有几口血好吐?”龇牙咧嘴的燕辰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考虑这些,风雷宗二人的兵器却已然临近。

“二位兄台且慢,不亲手斩杀此子实在难平我忿。”

蹬蹬蹬退出几步的慕琦边揉着小腹边连忙出言叫停,他想要亲手杀了燕辰。五师兄与七师弟对视一眼,最后默契的收回了武器,退到一边。

反正他们的任务就是要燕辰死,至于是谁杀死的那都无所谓,何不趁此卖慕琦一个面子呢?这可是慕家未来掌舵者的有力人选。

见风雷宗二人如此给面子,慕琦心情大好,“多谢两位兄台,待我斩杀了此子,今晚醉梦楼里答谢二位。”

“醉梦楼?”风雷宗二人闻言眼睛都瞪大了几分,醉梦楼是慕阳城最红火的风月场所,据说那里的姑娘环肥燕瘦,姿态各异,风情万千。

“好说,好说。”二人皆是喜笑颜开,也丝毫不管这话从一个不过造成四川120余条普通国省县乡道断道十六七的少年口中说出来有多怪异。

毕竟人家有钱人的孩子会玩儿。

“燕辰,你给我去死!”慕琦一剑刺向已经失去反抗之力的燕辰,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扭曲。

燕辰自己也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出道之后总是会遭遇这种死局,明明自己也很天才,难道这就是命?

“住手!”

一声焦急的娇喝自远处遥遥传来,传入在场众人耳中……

儿童咳嗽专用药好吗
湛江治疗男科方法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邵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关节疼痛怎么治
白带增多质稠的治疗